【露樣生日賀文】The veil(露米)慎入

[APH國家擬人同人]

The veil

CP:伊萬•布拉金斯基x阿爾弗雷德•F•瓊斯(俄/羅/斯x美/國=露米)

背景:不明。

篇幅:中短篇

註意:雪外野/戰(?!)、血腥工口註意。

聲明:文章內出現的人物與國家名稱皆與現實中的國家、歷史、政治、軍事無關。

又及:這個是露樣的生日賀文,露米不可逆前提阿爾主動。



寒冬之際,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冬將軍冰冷的吐息充斥著整個世界。

常年被雪覆蓋的土地上,一個并不屬于北國的男子躺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當他安靜地躺著的時間長得讓人懷疑是不是已經被冬將軍奪去了生命的時候,那彷如夏季藍天般的眼眸驀地睜開,然后,被積雪掩蓋了大部分的身體輕輕顫動了一下。

…好冷。

以大字體態躺在雪地里臉朝上仰望著暗沉的天空上雪花飄落的阿爾弗雷德想。

當一顆雪晶落在他因寒冷而顯得異常蒼白的臉頰上,并逐漸融化打濕了他金色的髮絲的時候,阿爾弗雷德終于嘗試著支撐起被凍僵了的身體,一不小心牽動了還未來得及癒合的傷口,頓時溫熱的猩紅液體再次流淌而出,這讓他重重地倒抽了一口噬人心肺的冷氣。

『…shit!』

那個男人下手還真狠。

阿爾弗雷德如是想著,被凍得破裂的灰白嘴脣卻勾起一個譏諷的弧度——連帶的后果是讓他再次牽動了唇邉的傷口,然后更多冷氣被吸入胃腔。

等他終于成功從雪坑中脫身的時候,他蔚藍的眼眸幾乎是在一瞬間就捕捉到了另一個同樣躺在地上被雪埋了半個身體的男人。

咬著牙勉強站了起來,向那個人的位置步伐踉蹌著艱難地步了過去。

當阿爾弗雷德終于半蹭半拖地將身體挪到另一個男人的身旁,并居高臨下地俯視著那張同樣蒼白的臉時,他發現這個男人似乎是比他更早就醒過來了,因為那雙紫晶般的眼眸正靜靜地盯著自己。

『嗨。』

阿爾弗雷德露出微笑向仍躺著的人輕輕地打了招呼。

『嗨。』

伊萬•布拉金斯基同樣笑著打了再平常不過的招呼,看起來是完全不打算站起來的樣子。

『你動不了了麼?』阿爾弗雷德也保持著原先的姿勢問到。

伊萬將視綫稍微掃了一眼自己的身體,『是啊,我的腿因為失血過多直到現在都還沒有知覺呢,肋骨似乎也斷了一半。』然后他繼續盯著站在自己頭頂上方的金髮男子,如孩童般笑了:『美國君你下手還真狠呢。』

『因為我是HERO嘛☆』阿爾弗雷德還是那副自傲的世界英雄的嘴臉,只是笑得太囂張導至他原本也斷了好幾根肋骨的胸腔猛地刺痛起來,讓他不由地捂住傷處彎下了腰。

『咳咳咳…要說下手狠的話我猜你是絕對沒立場說我的唷☆而且我能站起來完全是因為我讓自己的手代替了腿被打斷的結果啊。』

『這樣麼☆那還真抱歉啊,コルコルコルコルコル…』雖然說著抱歉的言語但是從語氣上看來這個男人根本不可能是誠心的。伊萬突然停下笑聲,盯著以一貫藐視他人的冷漠眼神望著自己的阿爾弗雷德,道:『不過還真可惜啊~我醒來看到你還躺著的時候本以為可以到你那邊去對昏睡中的你做一些讓人愉快的事的呢。』

『去死吧俄羅斯☆』阿爾弗雷德皮笑肉不笑的將一只腳毫不控製力度地踩上了伊萬被血液染紅了的肩膀,因此得到了雪地上的人的一聲低低的悶哼。

『不過你到底想對HERO我幹什麼呢真讓人在意啊。』他瞇起蔚藍的眸子說。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容易被好奇心打倒啊美國君。』伊萬抬起勉強能動的手抓住了踩在自己肩膀上的腳,笑道:『你怎麼能不知道呢?我每次看到你的時候總是在想你的身體何以會如此火熱,彷彿能讓冰雪融化一般的熱量到底是如何保存在你的身體里的呢?那是我所鍾愛的夏天的溫暖氣息唷所以當我看到你毫無防備地躺在我的不遠處,並且昏迷不醒的時候我是多麼的興奮啊。』

伊萬原本抓住阿爾弗雷德的腳的手如小蛇般緩慢地撫摸而上,『想要過去用我冰冷的雙手掐住你溫熱的頸脖,想要將你的嘴脣咬破好讓血花染紅你灰白的唇,想舔乾凈流淌在你鎖骨上的血痕并留下我深可見骨的齒印,想盡量殘酷地讓你的手腳全部斷裂使你不能再反抗——如此你就能永遠地成為我的了。』

伊萬以憧憬的眼神昂頭望著阿爾弗雷德,他使用的是那種彷如對情人低語呢喃的語氣,讓人錯覺他是正在誘惑自己的小情人快點拋開矜持投入自己寬厚懷抱中的戀愛中的狡猾男人。

『…你還真下流呢俄羅斯。』

阿爾弗雷德毫不猶豫地踢開了伊萬逐漸摸上來的手,但他接下來要做的事卻讓人大跌眼鏡——他在踢開伊萬的手以後,轉了個圈跨站在躺著的男人的正上方,然后,毫不在意是否會讓另一個男人的傷口惡化地曲膝跪坐了下去,就坐在伊萬的腰部以下。

『那么。』戴著被雪染濕的手套攫住伊萬的看起來沒什麼力氣的手覆上了自己毫無防備的頸脖,『來做你想做的事吧,除了將我的手腳弄斷。』阿爾弗雷德說。
『親愛的。』

聽到對方使用了甜蜜的稱呼時,伊萬笑得如孩童般純真。
『啊啦你終于肯叫我親愛的了嗎?』

『為什麼不呢?就因為今天是親愛的生日啊~我可是特地從美國趕來這冷死人的俄羅斯了唷☆』

雖然不知道他們昏迷的時間到底有多長呢,應該還是12月30吧?

『可你一來就用槍指住我的腦袋了呢☆』
隔着潮濕的手套感受著來自阿爾弗雷德的體溫的伊萬笑著指出。

『呀呀那只是習慣罷了,不是才用手槍丟過去砸你的腦袋而已,我看你還不是毆打我打得挺盡興的嘛☆』
何況那手槍根本都沒來得及砸中就被那根萬年不出水的水管擋開并敲碎了。

『是啊由于你的熱情讓我現在都站不起來了コルコルコルコル』

『沒關系我會努力讓你‘站起來’的☆』
阿爾弗雷德的笑容足以抵上五月艷陽。

『那就拜託你咯親愛的☆』



以甜蜜的稱呼互喚對方的同時夾帶肆虐意味的語句,
本應是溫柔的觸摸卻硬是讓猩紅疼痛肆意侵入其中。



*工口+血腥註意*



伊萬在阿爾弗雷德不算溫柔的幫助下勉強坐直了身體,然后馬上粗魯地扯住對方金黃色的髮絲,狠狠地咬上了那被嚴冬凍得乾裂灰白的雙脣。

阿爾弗雷德皺眉吃痛地哼了一聲,沒斷掉的那只手同樣粗魯地拽住伊萬仍掛在脖頸上的幾乎被暗紅覆蓋的圍巾,似有似無地慢慢勒緊。

粗魯的吻不可避免地被血腥浸染,雙方的唇都被咬對方咬破,血液被融合在一起,然后沿着下巴滑落而下,衣領上的殷紅逐漸擴散。

即使刺痛難耐卻還是沒有人試圖停止這種肆虐的腥吻。

得克薩斯還在阿爾弗雷德的鼻樑上,可憐的被夾在中間在二人粗暴的擠壓下差點變形。然后伊萬嫌礙事地將其摘下隨手丟棄在雪地上,一下子就被持續落下的雪晶所覆蓋了大半。

『得克薩斯要是在事后找不到了的話上司會臭駡我的。』在分開的空隙間阿爾弗雷德看著被丟在一邊被雪完全埋住了的眼鏡喘息地笑著說。

伊萬缺乏耐心般扯著阿爾弗雷德身上的衣服,嘴上卻悠閑地輕笑道:『那就留下來直到找到它為止吧。』

伊萬將自己仍是冰冷的唇貼上跨坐在自己身上的人的下巴上,鮮紅的舌將混合了二人血液的血痕溫柔地沿著阿爾弗雷德仰起的頸脖慢慢舔掉,當看著那白皙的頸部肌膚之上再無任何猩紅之后,他滿意地笑了。

然后伊萬將視綫落在被扯開了的衣領下顯露在空氣中的微突的迷人鎖骨,他俯下頭貼了過去,慢慢將雙脣啓開,露出整潔雪白的牙齒,下一瞬,狠狠地咬了下去。

溫熱的血液的鐵腥味馬上充斥了整個口腔。

『!!』

突如其來的疼痛讓阿爾弗雷德原本絞著圍巾的手指瞬間收緊,不知道是因為磨人的痛楚還是因為被雪氣侵蝕過深而使他的肩膀開始劇烈顫抖。

明明如生了銹的鋼鐵是一樣的味道的難吃的的血液伊萬卻似是很喜歡,他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角,紫眸盯著果然被咬得深可見骨的鎖骨,笑得充滿了童真。

『親愛的你看,你這裏開出了紅玫瑰唷。』

阿爾弗雷德隔著衣服狠狠地咬了一口伊萬的肩膀,當他也嘗到了血腥味的時候,哼了一聲,『跟你說了血液根本不像玫瑰。』

『明明就很像。』
伊萬像個固執的孩子般小聲嘟囔著,手下卻利落地將阿爾弗雷德的皮帶解開撤下。

『衣服就不褪下了,免得我們兩個都變成冰棒,那時候立陶宛他們哭得可會很大聲呢。』伊萬嘴角嗑著笑意說。

『也對啦,就算我們怎麼也死不掉但被人看到像個變態一樣什麼都不穿的被凍僵在野外還真讓人不爽呢。』于是阿爾弗雷德想起了眉毛很粗的那個人,笑得更開了。

伊萬抬頭望了一眼笑得很囂張的阿爾弗雷德,突然往被鬆開了褲子拉鏈的地方伸了下去。

下半身的軟處一下子被一只仍是戴著皮革手套的手重重握住,阿爾弗雷德不禁向后弓起了身體。他原本絞住圍巾的手轉移到了伊萬深栗色的髮絲上,不知力度地緊緊扯住。

『——你這傢伙,想讓我就這樣廢掉麼?』咬牙在伊萬耳邊低吼,阿爾弗雷德報復性地將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臀部——哼,就算只剩下一只手也要壓斷你!

『嘿,你在玩火唷。』
感到身上的人集中在下身的重量摩擦著自己的慾望時,伊萬的呼吸微微加快了,他一邊逗弄著阿爾弗雷德一邊將人抬起一點,好讓他不壓住褲帶釦子。

瞄了眼身下男人撐起了小小帳篷的部位,阿爾弗雷德鬆開了緊抓住的髮絲。僅凴一只能自由活動的手去解開那被扣得緊緊的腰帶實在是件不太容易的事情,藍眸的青年在那裡投入相當精力后仍是只能打起那塊扣片,抿著嘴巴瞪了一會后,就聽到耳邊突然傳來吃吃的輕笑聲。于是藍色眼眸的主人黑著臉抬頭瞪住不知道看了多久卻不幫忙的傢伙。

『我以為HERO是不需要人家幫忙的。』紫色眼眸的主人無辜地說。

——好吧,HERO確實是不需要幫忙的。

于是阿爾弗雷德皺眉繼續埋頭苦幹起來。

當世界第一的HERO終于解決了腰帶的時候,黯然的空中落下的雪粒卻有越下越大的趨勢。

『快點,我可不想被活埋了。』手腳利落地將褲子與內褲一並拉下的阿爾弗雷德說。

『你可真性急呢親愛的。』
雖然嘴上這么說,但還是將手指伸到坐在大腿上的人的后方去,但中途卻被一只手阻止了。

『不用潤滑了,直接來。HERO可不是連這么點痛楚都接受不了的弱者唷。何況你戴著手套好不好,想冷死我麼?』阿爾弗雷德勾起一個戲謔的笑容說,『不過要是夾斷了你柔弱的東西我可不負責唷。』握住伊萬的灼熱,傾身慢慢地嘗試直接埋進去。

…好吧,他所熟悉的阿爾弗雷德確實是這么一個大膽而強勢的人。

就算他自己才是那個應該乖乖地躺下被索取的人。

伊萬的嘴角習慣性地勾起一個愉快的弧度,將雙手放在正在努力取悅自己的人的腰上。

當感覺到被帶進明明進入了無數次卻仍是令人著迷的溫熱地方時,伊萬波瀾不驚的臉上終于出現了能稱之為情慾色彩的表情。緊緊貼著坐在自己身上的人擅自地就動了起來,讓伊萬嘗到了時隔了好幾個月再不曾踫觸過的溫暖舒適感。

雖然有點遺憾自己的腿還動不了,但伊萬不是會讓主導權完全落到他人手上的人,就算他知道這也是阿爾弗雷德想給他的難得的溫柔。放在阿爾弗雷德腰上的雙手猛地握緊,然后控製著身上的人擺動的節奏,抬上,然后重重壓下,帶領他與自己一起律動。

阿爾弗雷德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因為連主動的權利也被奪去了,所以他唯一能活動的手緊緊地環住伊萬的頸脖,金色的腦袋無力地抵在伊萬的肩膀上,淩亂地呼吸著每一口冷氣。

明明身處極寒極凍的雪山野外,緊靠在一起的二人卻似是絲毫感覺不到任何冰冷的吞噬,彷彿銀裝素裏的雪場只是二人用來增加情趣的煽情背景而已。

伊萬沉迷於無限度地索取阿爾弗雷德體溫的快感律動下,就算他清楚看到跨在自己身上被進出的人修長的大腿間滑落下來的一絲血痕和感覺得到阿爾弗雷德輕顫的軀體,卻也知道對方也是很享受這種舉動的。

況且,帶著疼痛的歡愉性愛,比完全只有快感的性愛更能被刻入身體深處。



因為都是驕傲得絕對不容許軟弱的人,為了證明不會被徴服而互相傷害著。

因為都是強大得永遠都感到孤獨的人,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而互相殺伐著。

所以他們想要將同樣強大的對方徴服,確保不被那滅頂的寂寞擊倒。

所以將能划在對方身上的傷痕都加上,想標記那是屬于他們的東西。

他們就是如此相愛相殺著的人。



『俄羅斯。』

重新雙雙躺倒在白皚皚的雪地上,金色髮絲的青年吐著氣霧輕喚了一聲。

『嗯?』紫晶的眼眸微微望了過去。

有著如陽光一樣溫暖面容的青年轉過頭,給了對方一個足以融化冰雪的燦爛笑容。

『生日快樂。』

圍巾被徹底染紅的青年同樣微笑著,緊緊握住了另一個人的手。

『嗯。』



直到隔天破曉之前,屬于他們的天平綫的彼端,暫空。



FIN
2009年12月30日星期三晚上22:30分

後記:——本來想說寫清水曖昧文的,但為啥居然真的寫了工口文。(炸)
總之!露樣生日快樂!!我的這份賀禮夠誠意了吧!!雖然我真的是不會寫文!!!
昨晚原本是打算畫賀圖的,但是躺在床尾(這人習慣在床尾畫圖)瞪著白紙發了好一會呆後還是畫不出滿意的圖!!難道我連畫圖都不會了|||||||(想畫漫畫也只起了張沒頭沒尾的畫稿就無法繼續)(大哭
所以就算我今年才寫了連帶這篇一共才三篇的文,但我努力了,所以希望親們看得愉快~雖然這篇比上次那篇日米的字數少,才四千五百字左右,但誠意絕對足夠的XD
——雖然寫到後來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寫啥了。(冷汗)
最后我愛露米wwwwwww(踹下去。

PS:若發現錯字歡迎指出w(討厭錯字。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殺伐的露米~~~~~~~!!!我喜歡!
看到兩人太甜蜜我反而不習慣呢XD

不過還是一邊看一邊還是忍不住覺得好冷又好痛喔....ˊvˋ

同同竟然寫了工口文XD勇氣可嘉~再多寫點吧~~~~XD

No title

==>好不容易(?)把露樣的生日忘了,感謝您讓我重新想起……
互毆+野合實在是太贊了!!!!!!(拇指拇指
TTVTT這血腥愛才是我的本命啊……
讓少女見鬼去吧XDDDDDDDDDDDDD
同你果然是寶刀未老(咦),讓吾等還怎麼有臉在文壇上混下去(羞掩?

No title

duskowl<<

咦原來妳也是喜歡殺伐的噢XDDDDDDD!!!
我也不習慣兩只太甜蜜,但偶爾看一下甜蜜的也挺好唷!!^q^(我只要是露米就好、、、)
XD這種天氣看這種文果然會覺得很冷的XD(噴
再寫、、、我、我是文盲啊親愛的 //////(?)


牧默<<

妳這傢伙別想逃避啊快給露樣寫露米賀文不然露樣會詛咒妳的唷!!(大叔指(折斷
少女去死+1XD(誒
阿默妳別以為恭維我幾句就不用寫我的禮物和露樣的禮物了啊!(炸
快給我去趕文!!(推下去(喂

No title

看到露米已經很幸福了

沒想到有鬼畜工口!!!!!!!!(鼻血)

征服的徵打錯了!!
理解本站

同同

Author:同同
☆聯係方式十
MSN:tezukaorroy@hotmail.com
(推薦)
QQ:347247944
(幾乎不上)
E-mail:tezukaorroy@163.com

歡迎交換連結vV ●▽≤
LOGO:MiMeng-LOGO-Xin(直接點取LOGO地阯)
站名:〓米☆萌〓
URL:http://tongtongqin.blog124.fc2.com/

主人最近狀況

米受新論壇地阯:http://mayflowerus.net/
歡迎回來唷☆



身體康復ing...
手機它充值完畢于是復活了耶比!w


愛的大本營
☆米受M群☆:group657381☆msnzone.cn(☆→@)
十典受M群十:group579220☆msnzone.cn(☆→@)

現居地:耀家廣東省茂名市。

2010年願望1:買繪板!
(冬天鼠標上色太痛苦了QAQ)

2010年願望2:被邀請出合本!
(耀家的米受合本意味)


歡迎來到米總受&典總受推廣站~☆

本站內基本存放本人的:鼠標塗鴉、手繪廢稿、鉛筆稿。
心血來潮便會寫小說這樣...

對文章的喜好:曖昧、殺伐、血腥、獵奇(?!)。
自己寫的傾向:死蠢、流血、裝文藝、流水帳。

聲明:
米攻全部去死
互攻決不接受


〓〓〓〓〓〓〓☆〓〓〓〓〓〓〓
〓〓〓〓〓〓〓十〓〓〓〓〓〓〓


☆主打CP為☆

米國總受。


唯一不接受的米受CP只有典米。


十副推十

瑞桑總受。


當然不接受米典。

★其他接受的CP★

↓↓

獨受(米獨去死)
奧受
愛受



〓〓〓〓〓〓〓十〓〓〓〓〓〓〓
〓〓〓〓〓〓〓☆〓〓〓〓〓〓〓


911HIT踩中者:牧默。
點題CP:古巴米。(圖文未定)
可惡阿默妳自己在寫古米就拖我下水!(戳臉)



暫定HIT



1001、2009。(踩中請拍下來唷☆)
踩中HIT的太太可以向我指定一篇文或一張圖唷w
米受的任何CP或典受都可以XD(不過不接受2P以上)

歡迎踩HIT
腐語侵襲
腐敗進度
分類一覽
快來搭訕
月份存档
背景歌曲
同萌萬歲
國與國的愛
free counters
Where am I